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最是潮徊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育儿日志之裸体(上)  

2006-05-11 13:35:17|  分类: 家有老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话说五一长假的某一天,一群朋友计划外出烧烤,无一例外家家都拖儿带女。由于我儿子天天和其中一家的小帅哥是宿敌,直接导致大家的游乐计划不能按年龄来分组。
 
说点题外话,宿敌之所以形成是有原因的。我儿子天天两岁包包家的聪聪一岁时,我们去包包家串门。当家长们在热情地吹牛,两小辈也已自己的方式在表示各自的立场。天天,带着贵宾一贯的热情和主动,尾巴以难以描述的快速度摇动以向聪聪示好;聪聪,带着博美一贯的敏感和防备,喉咙以难以描述的分贝发出狂吠。结果,在相互的招呼中,天天的脚爪被聪聪抓出了血。于是乎,在另一个晴朗白天,当天天再次在小区中庭的水景边路遇聪聪,聪聪一如既往地吵他,而天天闷不吭声,直接走到他身边,正在聪聪声嘶力竭地以声音来试图阻止他的靠近,天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聪聪推入了水池,然后在众人惊愕的抢救落水狗的同时若无其事离开。从此,两人一见面就是你死我活的光景。
因为上述原因,所以在烧烤这天,我们只好把天天带得远远的,不能让他和聪聪呆在同一平方米。他爸倒好,乐得不用做事儿,把天天牵着四处“跋山涉水”。儿子当然是感到无比兴奋了,野外郊游的经历当然比家里那小地儿好得多。于是这个草堆里拱,那边积水里窜,等他兴高采烈地跑回老妈身边,我可傻眼了,什么时候一身黄毛换绿马褂了?!原来是苍耳,全身上下全是苍耳,小小的绿绿的挂了一身,当奖章也不像!
 
我使出浑身解数还是难以将苍耳挨个摘下来,这数量已经够骇人了,何况每次我试图摘的时候儿子的毛也附带着拉一些下来。
 
无奈,只好在烧烤全部收场后带着儿子直奔宠物店,把他的一身卷毛剃了个精光。本来宠物店的人问要不要把脚上的毛留点儿,我想想算了,全身都没了,留点脚上的也没意思。于是,一个小时后,天天顶着个长耳毛帽子赤条条出来了,当然,尾巴还是有撮毛的!
 
他有点糊涂地不时舔舔自己剃光的身体,茫然地看看自己又看看我。那样子真让人喷饭啊,从此改名叫他小裸~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