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最是潮徊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忆奶奶(二) 送别  

2007-03-12 23:13:36|  分类: 浮生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”

 

《送别》这首歌是小时候奶奶教会我唱的。那时候太小,还不知道谁是林海音,也不知道《城南旧事》。也许正是因为太小,所以才能牢牢记住这几句明明当时还听不懂的忧伤歌词。

 

奶奶唱歌的调子总起得颇高,高音部分就会因为气息不足而听起来有些颤。可是,听起来会让人觉得那里面有苏杭小曲儿的味道。我总能回想起奶奶唱歌的模样,不紧不慢地用手打着拍子,镇定自若地用略显薄弱的声线恰到好处地拿捏着曲调的婉转。好像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,自得其乐。

 

我还记得她常唱的几首歌,一首是《送别》,一首是《万水千山总是情》,一首是《Auld Lang Syne》(即《魂断蓝桥》的主题歌《友谊地久天长》)。《霍元甲》热播那会儿,奶奶没事儿也喜欢来两句“昏睡百年,国人渐已醒”。她唱广东话,我们当然听不懂。我就一直都纳闷儿,为什么要“温水拜年”?再后来有一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,有一首歌叫《心中常驻芳华》,是毛阿敏、刘德华和张雨生合唱的。张雨生一句“祝福你我的朋友我的冤家”惊为天人,高亢的嗓音征服了老人家,从此奶奶很长一段时间都钟情于扯着嗓子的那句“我的冤家”。

 

但我觉得奶奶最爱的还是《送别》。每次轻轻哼唱的时候,她的表情总是很淡然,但是却又让人觉得看似云淡风清的背后另藏有许多情绪。现在回头想,才觉得奶奶其实总是把自己的心情埋得很深,即使你能够感觉到,她似乎永远都不想说。

 

送别是个沉重的话题。

 

1937年,卢沟桥事件爆发,日军入侵中国,改变了中国的命运,也改变了奶奶和爷爷的命运。1940年,早在两年前就发表“艳电”公开与日本人合作的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国民政府,自任主席。国人无不对其卖国行径恨得咬牙切齿。当时爷爷和奶奶都在上海,奶奶怀有身孕,临产在即。汪精卫遣人找到爷爷,要他出任师爷。爷爷是典型的学贯五车才高八斗却胆小怕事的旧式读书人。他明白一旦去做这个师爷,就等于沦为汉奸,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肯;可是要是不去就等于跟汪精卫作对,只怕最终会人头不保。他和奶奶商量再三,汉奸绝对不能当,不能为了苟且偷生而背上千古骂名成为民族的罪人,唯今之计只有先逃出汪精卫的势力范围再作打算。他们决定先投奔奶奶在昆明的三姐。

 

谁知正在他们准备动身之际,奶奶小产了。这一突发状况让两人措手不及,那边南京的上任令催了又催,这边奶奶却只能卧床休息。情急之下两人商定,爷爷先行前往昆明,奶奶待一切安顿好了再与之会合。

 

谁料,这一别,虽不是诀别,却注定将来无尽的伤痛。战争的大规模爆发打破了两人的计划。战事吃劲,奶奶不得不回到医院工作,而战争也导致双方的音讯时有中断。在那个战乱的年代,所有的不确定因素既是变故的导火索也是变故的借口。

 

上一篇:
下一篇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7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