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最是潮徊时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意外来客  

2007-09-12 10:02:14|  分类: 家有老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那个中午,阳光正盛。光线穿透斑驳的树荫,我与她四目相对。那一刻,她楚楚可怜的眼神撩动了我的心弦,我同时听到屋外片刻也不停歇的蝉鸣。于是,我深知,自己是在绝对清醒的状态下对她动了心。

她叫简简。名字是我起的,并不好听,可是有意义,和“捡”谐音——身世,也和“尖”谐音——外形。

她是一只冒冒失失的流浪狗。在惶恐不安地擅自闯入我家门前的小花园后,便就此扎了根。或许是因为我给她喂过水,或许是她警惕地舔过我盛在盘子里的牛奶,或许是午后躺在淋过水的青石板上真是自在……总之,她就认定了我家。

她很瘦小,耳朵尖尖,一身黄毛长得稀稀拉拉。尾巴有点长,却总是夹在身后。然而这些却不能掩盖她充满灵性的双眼。说不清为什么,总觉得她的眼神里充满哀怨和忧伤。她凝视着你,似乎有很多话想要诉说。

那天晚上,她突然自行消失了。我和O都在猜想,她或许只是来我们家喝下午茶呢!夜里,我做了个很奇怪的梦。在梦里的自己做了个梦,梦到小狗第二天早上又回来了。梦境里的自己醒来后便跟O说起这个梦,怎料O也说自己梦到她回来了。然后这个梦结束了。一早醒来后,我赶紧把这个梦告诉O。O大笑,说这怎么可能。我自己想了想,也是,这种事情怎么可能?

早上准备开门拿报纸,我却意外地发现屋外的木地板上躺了一团黄乎乎的东西。听见屋里的动静,从这团黄乎乎的东西中间探出一狗头,见了我她立刻起身,拼命朝我摇尾巴。天啊,她真的回来了!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赶紧叫O出来看。O一瞧,立刻跟着欢天喜地起来。这真是一种奇妙的缘分~

就这样,简简来到了我们家。

我带她去洗澡,检查身体,喂食物。可是她身体不好,于是婆婆将她接到她家细心照料。最初医生检查出是脚癣和耳螨。然后是肠道消化疾病。再接着是发烧和咳嗽。后来,竟然发现得了死亡率高达80%的犬瘟热。

为了给她治病,医生给她输液打针。她在疼痛难忍之时咬了一口我的手指。看着冒血的伤口,我倒吸一口冷气,于是O带我直奔防疫站、注射狂犬疫苗。他心疼我,说简简怎么这么不懂事,偏偏咬伤救你爱你的人。可看着简简浑身抽搐的样子,我也实在不忍心责备她。

人生好多事情,怎么说得清是对是错呢~

我老是想起Horrible Pet Shop里那只咬断主人手指筋腱的拉萨幻犬。她告诉伯爵,她咬断的是主人和家里人相互关心的纽带,这纽带虽然暂时松动却会在将来结合得更紧密。她的主人是个极有运动天赋的女孩。尽管女孩的父母以及兄弟姊妹全都具有很高的音乐天赋,她却在艺术方面无甚资质。女孩母亲的梦想是将来有一天开家庭音乐会,于是女孩为了实现母亲的理想而拼命练习钢琴。事实上,她的父母早已看出女儿并没有艺术天赋,却不忍心打断女儿练习的热情,因为他们无法说出“你是我们家唯一没有音乐天赋的孩子”这样伤害她的话。结果幻犬在女孩参加一个重要的钢琴比赛前夕咬伤了女孩。医生证实,女孩从此再也无法弹钢琴。但一家人却因此打开了心结,更快乐地生活在一起。

生活本来就是由很多意外组成,当时批判的对错未见得就是真知灼见。或许这些意外在冥冥中自有定数。这些意外出现在过去、现在和将来,而我们永远都无法准确获知。唯一可以信任的,只有自己不被现实蒙蔽的心。我只知道,在初见你时,我如此信任你,而我也清楚感受到你的信任,因此,无论发生任何事情,我都不离不弃。这便是我的心。

至于其它,真的是我所不能把握的。并且,我也不能确知,如果信任一次次被辜负我又会做何感受。只有顺其自然,接受命运的安排吧!

无论如何,简简,祝你好运~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